白微看他楞楞的站在那里,笑的冷家灿烂了,甚至让面前的这个男人有些恍惚,似乎这不应该是她一样:“杜总,告诉那个女人,这件事,不会那么容易算了的,我会一点点还给她的。”</p>

    顿了顿,白微的声音冰冷彻骨:“如果她再敢打这个孩子的主意,万一孩子没了,我会亲手杀了她,让她给我的孩子陪葬。”</p>

    声音像是从九幽传来的,这个时候的白微,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撒旦。声音带着血腥和决绝:“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这条命也是捡回来的,我不在乎,但是如果她敢动我的孩子,生生死死,我白微与她,不死不休!”</p>

    杜晏就那样看着她,她脸上的决绝和狠意,有那么一瞬间,居然让他的心微微颤了颤。</p>

    杜晏似乎不会说别的了一样,只是重复道:“冉冉她,不是那样的人。”</p>

    白微似乎已经平静下来,吐出一口气,冷静的道:“抱歉,你爱怎么怎么样,她在你心里是什么样的人我也不好奇更不在乎,如果你因为她和我离婚我也随时欢迎,我累了,去休息了。”</p>

    看着她恍惚的样子,杜晏下意识的抓住她,白微却是直接挣脱开,走进去关上了门。</p>

    杜晏在她门口,楞楞的站着,嘴唇紧抿,不知道在想着什么。</p>

    “怎么,在这里站着有用吗?你即是不相信小微,又何必在这里去问她?”杜母从旁边的房间里出来,声音带着讥讽。</p>

    杜晏看向杜母,看到她眼里的失望的时候,不由得一怔,什么时候母亲看他是这种目光了?</p>

    尽管他很少和母亲怎么样交流,大概是性格使然,可是,母亲看他的目光,永远都是慈爱骄傲的。</p>

    杜母看着他呆愣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然后走过去,敲了敲白微的房门:“小微?”</p>

    白微打开房间的门,看到杜母,笑了笑:“妈,怎么了?”</p>

    杜母捏了捏她的脸,笑着道:“你来看看,我把我们家小公主的房间又弄了一遍。”</p>

    白微眼睛一亮,道:“好,去看看。”</p>

    杜晏看着她表情丰富的样子,心里更是像猫爪一样,她似乎,从来没在自己面前这么放松过。</p>

    白微和杜母走在前面,杜晏情不自禁的跟了过去。</p>

    杜母向后看了看,却没有道明,也没有阻止。</p>

    她这个儿子,看来已经对小微有些感觉了,只不过,自己没发现罢了。</p>

    但是杜母并不准备撮合两个人,小微是很好,可是,这个儿子之前对不起小微,如果真的这么容易原谅他,太便宜他了,怎么也得让他长长教训。</p>

    粉色的小婴儿房里,白微只是刚一进去,眼睛就亮了:“好漂亮。”</p>

    比起来旁边蓝色小婴儿房里的各种小玩具,这里的各种毛绒娃娃才更可爱。</p>

    大概是女孩子的天性,白微一眼就喜欢上了,爱不释手的抱起来一人多高的玩具熊,笑着道:“妈,你确定这个宝宝能玩?”</p>

    估计可以躺上面打滚了。</p>

    不过手感真的不错,毛茸茸的很舒服。</p>

    “你要是喜欢,就抱走玩吧,反正宝宝也不会玩。”杜母看着她特别喜欢的样子,笑着道。</p>

    她小时候有一个这样的熊,很漂亮她也很喜欢,是白母当初送给她的。</p>

    可是后来,白冉冉去了之后,说是很喜欢,白微就送给她了。</p>

    后来,她就再也没见过那个大熊,白冉冉说不小心弄丢了,原本她相信了的,可是现在想想,哪有可能,那只熊那么大,不可能丢了的。</p>

    恐怕,是被白冉冉丢掉了吧。</p>

    抱着熊的手微微有些用力,脸色也有些不好。</p>

    杜母看她这个样子,有些担忧,轻声道:“小微?”</p>

    白微被她一叫,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似乎又走神了,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没事,妈,这个熊就算了,我这么大了,又不是小孩子了。”</p>

    将熊放到一旁,目光再没有任何留恋。</p>

    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她不想找回来,也不想再找一个替代。</p>

    婴儿车小小的,和旁边那个婴儿房里的差不多,不过这个是粉粉的。</p>

    从十五岁之后,白微就没用过这种颜色的了,觉得有些幼稚,可是这样看去,却是越看越漂亮。</p>

    杜晏就那么看着她,看到她将熊抱起来时眼里的复杂,还有放下熊时的决然,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某根弦,突然轻轻的动了一下。</p>

    婴儿床也是小小的,不过旁边却有一个大的双人床,也是粉色的,很是漂亮。</p>

    “这个是做什么的?”白微有些楞楞的,看着那个大床。</p>

    白母笑了笑:“留一个你一定会喜欢这个房间,所以顺道让他们买了一个大的双人床,以后你可以住在这里。”</p>

    白微看着杜母眼里的笑容,突然就有些难受,像是突然想起来了白母,声音哽咽的着,突然扑到杜母怀里,声音轻轻的,带着暖意:“妈。谢谢你。”</p>

    杜母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傻孩子,谢什么?”</p>

    杜晏像是一块儿背景板一样,只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p>

    只是,眼里很复杂,有挣扎,有心疼。</p>

    白微笑着抬起头,看了一圈,然后像个孩子一样,扑到床上,开心的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p>

    杜母被她吓得一身冷汗:“小微你小心点,你肚子里还有孩子呢。”</p>

    白微这才坐起来,摸了摸肚子,吐了吐舌头:“放心吧妈,没事的。”</p>

    “还是小心一点,前三个月医生说了,要小心一些。”杜晏突然开口道,话中带着一些关怀。</p>

    白微看了看他,开口道:“没事,我有分寸。”</p>

    杜晏不知道说什么,一时间房间里的气氛十分尴尬。</p>

    杜母坐到床上,对她笑着道:“小微,我们给宝宝想想名字吧,这名字可要慎重一些,早点想好比较好。”</p>

    白微笑了笑,半开玩笑的道:“女孩儿就叫白贝贝,男孩儿就叫白宝宝。”</p>

    杜母点了点她的杜母,嗔笑道:“哪有这么随便的?”</p>

    杜晏抿了抿唇,看着她:“为什么不姓杜?”</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