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晏微微皱眉,看着白微呵斥道:“差不多行了,别以为你怀孕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冉冉她身子刚好,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她是什么样子的人,我很清楚,她当你是姐姐一直尊重你,你呢?”</p>

    白微现在连生气都不想和他生气了,抬眸看着他:“杜总,您可以带着她滚了吗?还有,别在我这里秀你们两个的智商了好吗?”</p>

    轻轻看着两个人,白微突然笑了,薄唇轻启:“我祝你们两个,天长地久,好不好?”</p>

    又看向白冉冉:“当婊-子就不要立牌坊了,你累不累?”</p>

    杜晏眼中都是怒火:“白微。”</p>

    白微抬眉:“如何?”</p>

    杜晏面色复杂的看着她:“别故意惹怒我,否则。”</p>

    白微丝毫不惧怕的看着他:“否则怎样?离婚吗?求之不得。”</p>

    杜晏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有气撒不出来。</p>

    白冉冉一直没有说话,心里却是在暗暗高兴,心想让白微最后再将杜晏惹怒一些,或许杜晏一个生气,就和她离婚了。</p>

    杜晏知道白微想护着惹怒他,最后,只能无奈的松开了紧握的拳头。</p>

    白微偏头看着他,眸中带着讽刺:“杜总,您把白冉冉放在什么位置了?既然您喜欢她,为什么不能和我离婚然后娶了她,孩子,我想她很乐意给你生的。”</p>

    杜晏听她突然这么说,微微征了征,只是道:“她是你妹妹。”</p>

    白微笑了,看着白冉冉眼里的嫉妒,突然心情好了一些:“杜总,您这么说可是容易让人误会,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是因为我才留下的她。”</p>

    杜晏皱了皱眉,依旧没有说话,看了一眼白微。</p>

    看到白冉冉阴沉的能够滴出水的眸子,白微心情更加畅快:“还是说,在杜总您的心里,白冉冉不是你喜欢的人?”</p>

    杜晏抿唇,没有回答,却心里有些微微的异样,听白微说到喜欢的人的时候,他脑中第一个出现的居然是白微,他想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这样。</p>

    白微看着他,微微打了个哈欠:“杜总,麻烦您和这位小姐麻溜点离开行不行,我困了,没空陪你们聊天。”</p>

    白冉冉看到杜晏的态度,简直要气疯了,可是却没有丝毫办法。</p>

    白微翻了个身,将被子盖上,就不理两个人了。</p>

    杜母也是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没有打扰白微。</p>

    孕妇比较嗜睡,这是真的,白微本来准备做做样子,没想到真的睡了过去。</p>

    因此,房间一时间安静下来。</p>

    杜晏率先走了出去,白冉冉狠毒的看了一眼白微,又紧紧的跟了上去。</p>

    自从那天以后,很长一段时间白冉冉都没再作过妖。</p>

    可是,因为她的这种沉默,却让白微越发的不安。</p>

    她不相信白冉冉会就这么罢手。</p>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也确实没出现什么情况。</p>

    眨眼间肚子里的宝宝都已经快四个月了,白微的肚子已经是隆起来了,偶尔还能感觉到胎动一样。</p>

    杜晏现在更是时不时就陪在她身边,眸子总是不由自主的看向她的肚子。</p>

    只不过,白微的肚子总觉得好像比同月的孕妇大了一些,大概是因为她太瘦的缘故。</p>

    想等到五月再去医院查一下,现在的白微,已经成了杜家上上下下最重要的人,生怕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了问题。</p>

    杜晏也是一有时间就盯着她,生怕她出了什么事情。</p>

    白冉冉已经彻底消停了下来,白微却对她丝毫没有放松警惕。</p>

    这天,杜晏公司里出了点事情,开车去了公司,杜母逛街买东西去了,白微在客厅看杂志。</p>

    白冉冉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只有她一个人,眸子闪了闪,然后走过去笑着道:“姐姐,你有时间吗?”</p>

    白微看也没有看她,直接道:“抱歉,我有事情。”</p>

    白冉冉毫不气馁,继续道:“姐姐,我有事情找你,我们换个地方说一下吧。”</p>

    白微合上杂志,不耐烦的道:“有什么事情这里说,没有就离开,别烦我。”</p>

    白冉冉眼中闪过火光,然后扬起一副似笑非笑的笑容,趴在白微耳旁道:“关于大伯母的事情,姐姐真的不想听吗?”</p>

    白微放下杂志,眸子凌厉的看着她:“什么意思?”</p>

    白冉冉直起身子,看着她,笑的很是纯真:“自然是字面上的意思。”</p>

    白微起身,眯眼看着她:“去哪说?”</p>

    白冉冉对着她道:“姐姐跟我走就是了。”</p>

    白微看她这个样子,抿了抿唇,只得跟在她后面。</p>

    只是,越走白微越觉得不太对,有什么话在杜家不能说?杜家那么大,找个说话的地方还是有的,可是白冉冉却带着她向大门的方向走去。</p>

    离大门不远的地方,白微拧眉,心下不好的预感越发的强烈:“你爱说不说阿狸,我不去了,我要回去了。”</p>

    白冉冉好不容易等到机会,哪里会这么轻易放她离开,几乎是立刻的,就将她拉了过来,叫上带着看似纯真的笑容:“姐姐去哪?都走到这儿了,再往前走走就好了。”</p>

    白微使劲挣脱着她的舒服,眉头紧皱:“放开我,滚开。”</p>

    白冉冉不顾她的挣扎,愣是拉着她向前走。</p>

    白微顾忌到肚子里的孩子,不敢太过剧烈的挣扎,居然真的让白冉冉拖着走了出去。</p>

    刚刚出了门口,挣脱了白冉冉的束缚,扭过头刚准备回去,就觉得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彻底失去了意识。</p>

    杜母回到家里,却没看到白微,拉来一个佣人问道:“小微呢?”</p>

    佣人有些疑惑,白微看书的时候不喜欢他们打扰,所以也没注意:“太太不是在客厅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