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公司之后,两人依旧是沉默的氛围。</p>

    杜晏车子开的比较快,在白微到公司的时候,他也到了,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公司。</p>

    电梯前,白微犹豫了一下,进了员工电梯。</p>

    杜晏看了她一眼,随即进了专用电梯。</p>

    杜晏的专用电梯,以前只有两个人用,就是杜晏和陈助理,白微来了之后,就多了一个人。</p>

    白微很显然不愿意跟杜晏独处,因此宁愿进拥挤的员工电梯也不愿意和杜晏乘同一个。</p>

    公司的员工对于两个人奇怪的态度看的一清二楚,看着白微小声耳语起来。</p>

    不过。却还是怕得罪白微,因此将声音压的很低。</p>

    白微也没有听到他们说什么,不过也没有什么兴趣。</p>

    一个女孩儿试探性的跟她打了个招呼:“席助理,早啊。”</p>

    白微亦是笑着对她道:“早。”</p>

    看着白微没有任何异样的样子,众人又开始怀疑起来了,不过,有了这个女孩儿起头,其他人我笑着给白微打起招呼:“席助理,早上好。”</p>

    白微也一一笑着回应。</p>

    到了顶楼之后,白微从电梯出去,就看到杜晏已经在办公室了。</p>

    敲了敲门,杜晏让她进去之后,白微低声道:“杜总,我去旁边的助理办公室,陈助理已经将我的位置收拾出来了,您有什么事情直接叫我就行。”</p>

    杜晏眸色幽深的看着她,白微低垂着睫毛没有吭声。</p>

    白微觉得,一个世纪都要过去的时候,杜晏才开口道:“我知道了,你去吧。”</p>

    白微点了点头,离开了。</p>

    杜晏一直看到她离开办公室,将手里拿倒的文件扔到桌子上,也没有任何心情看文件了。</p>

    他和白微,现在似乎是越走越远了。</p>

    这个时候,杜晏突然想到一个人,如果,妈知道白微还活着,应该会特别高兴吧。</p>

    杜晏最亏欠的人,除了白微,就是杜母。</p>

    自从白微出事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杜母了,杜母不来看他,也拒绝他去看她,每次杜晏去,都会被赶出来。</p>

    杜母有多疼白微,都是有目共睹的,可是,白微却因为他,出事了。</p>

    杜晏也不敢去找杜母,他怕看到杜母眼里那极致的悲伤,更知道杜母一但看到他,就会想起来白微。</p>

    起身,将东西收拾了一下,给陈助理打电话道:“今天的会议推迟,我有点事去处理一下。”</p>

    说罢,不等陈助理回话就急急忙忙离开了。</p>

    杜家老宅里,依旧一片冷清,佣人也有,帮忙收拾着院子之类的,看到杜晏的车子,一个年长的佣人一脸为难的走出来,道:“杜总,您怎么来了?夫人她……还在生气,您,先走吧。”</p>

    佣人叹了口气,主人家的事情他们自然是不清楚的,可是,不知道什么样的事情,居然让杜母生气生到现在,甚至于六年了,一句话也没有和杜总说过,不管杜总来几次,都会被赶出去。</p>

    杜晏道:“无妨,我进去看看,妈这次绝对不会生气,也不会赶我出来的。”</p>

    佣人还有些犹豫,可是,杜晏却已经强硬的走了进去。</p>

    佣人叹了口气,没再去拦,母子在生气,能有什么大仇大恨,或许说开了就好了。</p>

    杜晏走进去的时候,杜母刚刚起床,从楼上走下来,看到杜晏的时候,立刻就变了脸色:“谁让你来这里的,出去!”</p>

    每次看到杜晏,她都会想起来白微,那个孝顺听话,被自己当成女儿的女孩儿。</p>

    如果不是她这个儿子识人不清,又不听劝,小微怎么可能会死,而且,小微肚子还有四个月的身孕,每次想起来,她心里就是一阵阵的疼。</p>

    杜晏急忙道:“妈,您先听我说,先别赶我出去。”</p>

    杜母却不愿意听他说,对着外面的佣人道:“人都去哪了?我说了半天都没人,谁放他进来的。”</p>

    杜晏在杜母还没真正变脸之前,急忙道:“妈小微还活着。”</p>

    一句话,像是掐住了杜母的命脉一样,上前一步,抓住杜晏的衣服道:“你说什么?!”</p>

    杜晏任凭她抓着,道:“妈,小微还活着。”</p>

    杜母松开他的衣服,却还是有些不相信:“不可能,怎么可能,一定是你骗我的。”</p>

    杜晏挥了挥手,让进来的佣人全部退出去,佣人看到杜母似乎并没有理他们,因此,也都一个个的离开了。</p>

    杜晏道:“妈,是真的,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情跟您开玩笑吗?小微还活着,而且,还生了两个聪明可爱的双胞胎,妈,您已经做奶奶了,两个孩子今年五岁了。”</p>

    杜母还没从这巨大的狂喜中走出来,就听到杜晏道:“可是,妈,小微不肯原谅我,怎么办?”</p>

    杜母平静下来,然后看着他冷笑一声:“原谅你?凭什么?按照小微的条件,找一个有资本有长相的男人又不是一件难事,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不清楚吗?”</p>

    杜晏抿了抿唇,然后道:“妈,我已经知道错了,您帮我劝劝她行吗?小微她最听您的了。”</p>

    杜母冷笑着看着他,道:“如果你来找我就是因为这个,你可以走了,我是不会帮你劝她的,就算劝,也是劝你们赶紧离婚,当初你对小微做过什么,你当我都忘了吗?”</p>

    当初他和那个叫白冉冉的恶毒女人将小微逼出来抑郁症和轻微自闭症的时候,怎么不说?</p>

    当初,没有带白微离开,将白微留在杜晏那边,让白母一直愧疚着,也成了她心里一道伤疤,现在,杜晏还让她去劝白微,她怎么可能同意。</p>

    现在,她只希望白微好就行,只要白微过的幸福,她就很开心了。</p>

    那个孩子一向孝顺,又性格温和,这也是杜母很喜欢她的原因。</p>

    杜晏本来是找杜母,想让杜母帮忙说说,毕竟白微最敬佩最听的,就是杜母的话了,她也将杜母当成了自己的母亲。</p>

    如果杜母帮他说说话,一定会事半功倍的:“妈,我知道之前是我不对,可是我现在真的是真心想要补偿小微。”</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