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助理却突然道:“安娜?!”</p>

    杜晏皱眉看过去,道:“你认识她?”</p>

    陈助理眼里闪过厌恶,然后道:“之前她还辱骂夫人来着,被小月教训了一顿。”</p>

    小宇小昊对视一眼。大眼微微一眯,杜程眼里闪过一抹寒芒。</p>

    等到七点半的时候,看到白微似乎从休息室里出来了。而且还看到了窗台上面的纸条,看了一眼。就将纸条撕掉扔了,然后面色就有些不好了,径直的往她出事的那个电梯过去。</p>

    看到白微进了电梯,似乎就短短几十秒,电梯上面的指示灯就直接暗了下去。</p>

    杜晏抿了抿唇,眼里的杀意一闪而过,握紧了拳头。</p>

    然后小昊对上时间,将白微出事的那一层楼层的监控调出来,果然发现安娜在电梯门口放肆的嘲笑着什么一样,手里拿着手机,然后似乎在放什么一样。</p>

    过了没多久,她就离开了。</p>

    杜晏眯了眯眼,然后道:“电梯里的录像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就算电梯坏了里面录像应该没事才对!”</p>

    陈助理道:“也在里面。”</p>

    杜晏抿了抿唇,然后将录像找出来,看着屏幕,却没有立刻放出来。</p>

    片刻后,杜晏低声对着陈助理道:“将三个孩子带出去。”</p>

    陈助理知道杜晏是怕看到什么几个孩子害怕,因此,低声道:“是。”</p>

    小宇小昊说什么都不肯走,还是被俱乐部的人强行带走的,莫也知道杜晏是为了两个孩子好。因此也没有说什么。</p>

    将两个孩子安置好,杜晏看向杜程,杜程低声道:“爹地。我不是孩子了,我都已经能够保护妈咪了。”</p>

    莫对着杜晏点了点头道:“让小程少爷留下吧。”</p>

    杜晏看着他,随即抿了抿唇,然后将录像打开,也算是变相的同意了。</p>

    录像划到白微进电梯的时间段,白微刚刚走进去,看了一眼时间,电梯里的灯忽然就灭掉了,录像也变得暗了一些,不过还是能看到。</p>

    黑暗中,白微皱了皱眉,然后按了电梯里的警报系统,却似乎并没有什么用。</p>

    白微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出去,却发现电梯里一丝信号都没有。</p>

    片刻之后。白微似乎听到外面的声音一样,隔着电梯门和外面的人说话,可是脸色却越来越差。</p>

    过了一会儿,突然惊恐的向后退了几步,然后抱住自己的头,手胡乱挥着。似乎被吓到了一样。</p>

    杜晏手紧紧的握着,眼里是浓烈到毫不掩饰的杀意,过了一会儿,白微忽然直起身子,疯狂的拍着电梯门。似乎是在叫救命一样。</p>

    却没有任何回应,白微开始用手掰电梯门,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指甲都一寸寸的断裂了,鲜血顺着指甲滴到地上,不一小会儿就滴了一小片。</p>

    可是电梯门却没有丝毫能够打开的样子,白微似乎终于崩溃了一样,踉跄着后退了几步,然后蹲在地上,不停地抓挠着自己的胳膊还有手腕,像是疼痛感能够减少恐惧一样。</p>

    不知道是不是划到了动脉,鲜血忽然多了起来,顺着胳膊流了一大片,没多久就昏了过去。</p>

    杜程死死的咬着牙,杜晏将电脑挥到地上,声音阴沉的道:“将那个女人带过去。”</p>

    杜晏说的“带过去”,却没说去哪儿,可是陈助理却明白,打了个寒战,这次杜总是动了真怒了,不过,也是那个女人活该,动谁不好,偏偏却要动夫人。</p>

    莫静静地看着杜程,看到他眼里浓烈的恨意之后,眼里闪过一抹微光。</p>

    两个孩子被反锁在一个房间里,不停的拍打着房门,杜晏将他们放出来,两个孩子气鼓鼓的看了他一眼,不愿意搭理他。</p>

    杜晏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思哄他们了,对着莫道:“孩子们就麻烦你了,我去处理点事情。”</p>

    活动了一下手腕,杜晏眼里闪过阴霾。</p>

    莫点了点头,目送杜晏离开的。</p>

    地下室里,杜晏坐在凳子上。看着被带来的还被遮着眼睛的女人,还有周围一群保镖,危险的眯了眯眼,然后道:“将她的眼罩摘开。”</p>

    陈助理看了一眼保镖,其中一个保镖上前一步,拉开她的眼罩,露出来安娜那双惊恐的眸子。</p>

    她是在睡梦中被人撬开门冲进家里带出来的,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就已经被带到这里来了。</p>

    看到杜晏的时候,眼里闪过激动,被粘着的嘴巴开始试图说话一样:“唔唔唔……”</p>

    声音里带着祈求,杜晏看了一眼她,身子微微向前倾,双手搭在膝盖上,低声道:“知道我为什么带你过来吗?”</p>

    声音温柔的像是对情-人之间的呢喃,可是却让陈助理活生生的打了个冷颤,他还从来没见过杜总生气到这个样子的时候。</p>

    安娜使劲摇着头,眼光闪烁着,她没想到杜晏这么快就能够查到她。</p>

    杜晏扬了扬下巴,道:“将她嘴上的胶带撕开。”</p>

    刚刚摘眼罩的那个人又将她嘴上的胶带撕开,杜晏活动了一下手腕,低声道:“你将小微困在电梯里的?”</p>

    安娜一张脸立刻惨白起来,却死不承认的道:“杜总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p>

    杜晏嗤笑一声,歪了歪头,陈助理又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退,一般杜晏这么反常的样子,就证明他已经生气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p>

    挣扎间,安娜姣好的身材已经若隐若现,她本来就只穿了一件睡衣,现在看起来更是特别性感。</p>

    她自己显然也知道,咬了咬唇,眼神带着勾-引的看着杜晏,娇嗔道:“杜总这么晚将人家带过来,不太好吧。”</p>

    杜晏看了一眼陈助理,冷冷的勾了勾唇,然后起身,准备走出去,一边对着陈助理道:“既然她这么想勾-引男人,你们去给她找一些人来。”</p>

    残忍的勾了勾嘴角,杜晏声音还是一如刚才,温柔的不行:“找几个流浪汉就行了,除了那种人也没人能够满足得了安小姐,然后录一些视频,发网上去。”</p>

    杜晏看到安娜惊恐的眸子,又对着陈助理道:“等他们玩够了,就把这个女人卖到黑市去,总之,以后别再让我看到她。”</p>

    路过安娜的时候,蹲下-身子,如同地狱爬出来的撒旦,声音阴狠的道:“动了不该动的人,就该知道后果,知道我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你吗?”</p>

    看到安娜涌上一丝希翼的眸子,杜晏嗤笑一声,彻底将她打进了地狱:“因为,毁掉一个人,让她痛快的死掉,不如让她痛苦的或者,你说是吧,安小姐。”</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