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好了,他不仅闹了笑话,更懊恼的是如果他一开始就知道那个小女孩儿是白微的话,怎么可能会喜欢上白冉冉。</p>

    如果不是小时候的事情让杜晏放下了戒心,怎么可能让他这么精明的人被白冉冉骗了那么久。</p>

    杜母笑够了,才眼角带着笑痕的道:“行了,你们两个可以好好谈谈过去,我去看看孩子们怎么样了。”</p>

    其实也就是为了给这两个人制造一个单独的空间而已。</p>

    白微点了点头,杜晏则是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杜母刚刚还笑的一脸开心,自然让杜晏更加的不爽。</p>

    杜母出去的时候,还贴心的给两个人关上了门。</p>

    白微拿着相片,一边背对着杜晏,一边笑着道:“其实我觉得,你小时候比现在可爱多了,你看,肉嘟嘟的小脸多萌,和小宇小昊简直一模一样的。”确实,小时候的杜晏和现在的小宇小昊有七八分相似。</p>

    杜晏低声道:“怎么,现在就不好看了?”</p>

    白微看了他一眼,继续打量相册,道:“还是小时候比较可爱唔……”</p>

    话还没说完,就被杜晏从背后揽过去,就势将她的头转过来,然后狠狠的封住了她的唇。</p>

    如果不是一开始就错了,他们也不至于错过这六年!</p>

    白微被他吻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手中抓着相册的手都有些使不上力气了,杜晏将她手中的相册拿过来,看了看,放开她的唇,哑着嗓子在她耳边道:“我倒是更觉得你小时候挺好看的,不如,小微,再给我生个女儿吧。”</p>

    白微还没来得及在说话,就又被杜晏封住了唇。</p>

    杜晏的手开始不老实的在白微腰间蹭来蹭去,白微绵软无力的手握住他的,有些喘-息的道:“这是老宅。”</p>

    意思是说这里不是在家,让杜晏收敛一些,然而杜晏像是没听到一样,更加凶猛的吻着她的唇,甚至白微都快被他带的失去了理智。</p>

    很久之后,杜晏才放开白微红肿的唇瓣,声音低沉的道:“怎么样?我刚刚说的,考虑下?”</p>

    白微大脑一片空白,等反应过来之后,下意识的问道:“什么怎么样?”</p>

    杜晏挑了挑眉,道:“就是给我再生一个小公主的主意啊,你觉得怎么样?”</p>

    白微在他腰间狠狠的掐了一下,恶狠狠的道:“做梦,要生你自己生去。”</p>

    杜晏撇了撇嘴,道:“我自己怎么生?我又不是雌雄同体。”</p>

    白微被他逗笑了,却还是道:“那就找外面的女人生去,反正想给你生孩子的人一大堆。”</p>

    杜晏搂住她,凑到她耳边轻声道:“可是,我只想让你给我生,而且,这辈子我只认准你一个人了,除了你,我哪个女人也不会碰的。”</p>

    白微耳根子软,被杜晏趴在耳边说,耳朵早就红彤彤的一片了,却还是推了推他,佯装怒气的道:“一边去,说了不生就不生。”</p>

    现在都已经三个孩子了,再要一个家里就成孩子窝了。</p>

    杜晏失望的叹了口气,哄道:“好好好,不生,你说不生就不生,好吧,别生气,乖。”</p>

    却随即又来了精神,反正他现在和小微还年轻,孩子的事谁说的准呢。</p>

    不过,看了一眼明显不想理他的白微,心里又有些不高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到肉啊。</p>

    白微看到他赤-裸裸的目光,小脸更红了,就连感觉这里的空气都开始燥热起来,从杜晏怀里挣脱出去,慌慌张张的道:“我,我先出去看看三个孩子有没有惹事。”</p>

    说罢,在杜晏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夺门而逃了。</p>

    杜晏看着空了的似乎还带着白微体温的怀抱,有些遗憾的,轻轻叹了口气。</p>

    不过也没有失落太久,但是,得赶紧想办法争取到自己的福利才是,再这么下去,他都要成苦行僧了。</p>

    逃出去的白微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外面冷风一吹,她燥热的脸也慢慢降下了温度,人也慢慢清醒过来。</p>

    找到一个洗手间洗了把脸,直到脸上的红晕彻底消散,才停止下来。</p>

    可是,尽管这样,看到镜子里自己异常红肿的唇瓣,还是在心里将杜晏扎了一下小人儿。</p>

    真是的,也不知道注意场合,现在让她怎么解释。</p>

    懊恼的碰了碰唇瓣,似乎还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p>

    叹了口气,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就这样回去了。</p>

    进了大厅,就看到杜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杜母看到她回来,看到她红肿的唇瓣,暧-昧的笑了笑,然后对着白微道:“三个孩子还没下来,估计在听你们叔公讲故事,小晏小时候最喜欢在你们叔公心情好的时候缠着他听故事。”</p>

    “妈,那都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你还拿出来讲。”杜晏从外面走进来,神色有些不好意思,当初的时候他确实特别喜欢缠着叔公讲那些英雄故事。</p>

    杜母看了他一眼,然后道:“怎么,还不让说了?不知道谁小时候死活不肯去上学非要去当兵,如果不是你爸硬逼着你进学校,你还拿着你那个玩具手枪说要去打仗呢。”</p>

    白微噗嗤一声就笑了,看着杜晏道:“没想到你小时候这么可爱啊,还喜欢这些东西?”</p>

    杜晏看着她,脸色有些窘迫,道:“那个男人小时候还没有一个英雄梦,我只不过恰巧比他们更愿意实际行动一些而已。”</p>

    “所以你就拿着你的玩具手枪把你爸的古董花瓶砸碎了还非要扬言说是为了世界和平?那条差点没让你爸把你腿给你打折了。”杜母拆起自己儿子的台毫不手软,声音凉凉的道。</p>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杜晏,我忍不住了,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呀。”白微笑的肚子疼,她没想到杜晏小时候居然这么幼稚。</p>

    她终于明白叔公那句“再调皮还能比得过你?”那句话什么意思了。</p>

    确实,比起来杜晏,两个孩子这个年龄要比他成熟多了。</p>

    杜晏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反正不管他说什么,这个所谓的亲妈都一定会拆他的台而且拆的毫不手软。</p>

    杜母却越说越来劲了,对着白微道:“而且,他小时候偷偷溜进你叔公的房间里,将你叔公最宝贝的徽章给偷了出来,还戴在胸前,那条你叔公逼着他蹲了一个上午的马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