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平不敢回家,家里一片狼藉,现在走在外面已经算是人人喊打。</p>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只要人们找到一个可以发泄的入口,不论和自己有没有关系,都想要站上去踩上一脚。</p>

    就像是现在的白平,就像是之前的白微,但是白平是因为自己活该,而且触犯了众怒,将世人当傻子耍,当成枪,现在被告知真相之后,自然有人闹着要收拾他。</p>

    最重要的是,在别人眼里,能将自己妻子的医药费拿去赌博的,绝对是人渣中的人渣,特别是一些女性,白母的遭遇也让一些人起了共鸣,仿佛受到伤害的是自己一样,恨不得将白平扒皮抽筋一样。</p>

    躲在昏暗的小旅馆里,白平已经走投无路了,家里他已经不敢回去了,和他有关系的几个情-人,听说他得罪杜晏而且还引发众怒之后,一个比一个撇清关系撇清的快。</p>

    拿出来身上仅剩的几十块钱,白平眼里闪过一抹阴霾,他的银行卡已经被银行冻结了,身上这些钱就连这个破烂的小旅馆都不够待几天的课。</p>

    可是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就连在旅馆里,都不敢摘下脸上的口罩。</p>

    白安的处境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之前帮白平说话,众人又将白冉冉做过的事情看完,最后找不到白平的网友将气全部撒在了白安身上。如果不是保安去的及时,他可能真的要被愤怒的网友手撕了。</p>

    再加上不知道谁放上去一段视频,是当初一个女孩儿被性侵的视频,从打着马赛克的女孩儿的口中得知,当初的时候白平和白冉冉父子打着帮她母亲付医药费的条件,让她去将杜太太推得流产,结果却失败了,没想到白冉冉和白安居然为了威胁她不将这件事说出来,找人性侵了她当做威胁。</p>

    之后还将当年的录音发了出来,一时间,网上人人喊打白安,甚至有人在社交软件里艾特a市的警方还有各处电视台,要求点名批评白平白安。</p>

    反之,开始有许多人觉得白微太过心软,当初白冉冉那般对她,让她处在风口浪尖上还没有揭发她,现在又是被亲生父亲逼得走投无路才曝光了这件事,一时间,白微让众人渲染成了有情有义的女人,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两个孩子和陈助理找的人的推波助澜。</p>

    白平将自己家的大门紧锁,许久都不敢出门。</p>

    白微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看到新闻报道白平的住处被愤怒的网友砸的一片狼藉的时候,心里竟然闪过一抹快感。</p>

    他终于体会到自己当初的绝望了,母亲刚去世的时候,他带着另一个女人大闹灵堂,从来没有顾及过她的感受,那个时候,她也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觉得死都是一种解脱。</p>

    躺在沙发上,白微微微闭上眼睛,掩盖住眼里的悲哀,在她记忆里,小时候父亲还不是这个样子的,当初还是特别疼自己和母亲的。</p>

    白母身后并没有什么背景,也从来没听说过白母主动提过自己的娘家,白微问的时候,也是含糊其辞,所以白微猜测,或许白母和自己外公外婆家那边感情并不深厚而已。</p>

    从什么时候父亲开始变了大概是白家事业开始处在上升期的时候,白平回家越来越晚,有时候还会带着浓重的酒味和香水味,开始偷偷在外面包-养女人,被白母发现后,吵了不止一次。</p>

    后来,白母似乎也累了,不想管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做没看见,因为白微,白母不敢离婚,生怕离婚之后白微跟着自己受委屈。</p>

    白微不止一次看到白母和白平大吵之后白平夺门而出,白母一个人在房间里偷偷哭泣,可是看到她的时候,又会强颜欢笑的对着她。</p>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搂进怀里。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宠溺,低声道,杜晏看她情绪似乎不太对劲,就将她叫的回过神来。</p>

    白微看过去,看到杜晏的时候微微愣了愣,随即抿了抿唇,道:“我,想到以前的事情了。”</p>

    杜晏脸上是浓浓的愧疚,低声道:“抱歉,当初误会你那么久,是我的不对。”</p>

    白微摇了摇头,低声道:“不是,我不是说的我们那段时间,而是白平,当初我很小的时候,我明明记得他是很好的父亲,会给我买小裙子,会带我和妈妈去游乐园,会给我和妈妈制造惊喜,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p>

    杜晏不会安慰人,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紧紧的搂着她给她力量一般。</p>

    白微自嘲的勾了勾唇,然后对着他道:“或许人都是会变的吧。”就像她自己,如果在原来,绝对不会玩心计,可是被生活逼得不得不会。</p>

    杜晏看到她眼里的悲哀,捏了捏她的手心,低声道:“别想太多。”</p>

    白微点了点头,然后勉强笑了笑,道:“放心吧,我没事,别让三个孩子看出什么,等会儿陪我出去一趟吧,我想去买些菜给你们做些吃的,小程明天又要回莫那里了,又要到周末才能回来。”</p>

    这几天因为不放心白微,杜程一直都没有回俱乐部,而是在这里陪着白微,一直到现在,污蔑白微的那些言辞被证实是假的,才松了一口气,准备继续回去训练。</p>

    每次看到这种情况,每次都感觉自己无能为力什么都做不好的时候,杜程想要拥有实力的心态就更加的急迫,只有有足够的实力,他才能够保护好妈咪。</p>

    杜晏点了点头,看到白微眼底的情绪一点点恢复到平常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p>

    三个孩子还在房间里,小宇小昊正在努力的教杜程玩电脑,白微和他们打了一声招呼。就和杜晏出去了。</p>

    白平戴着口罩在这里守了两天,也不敢离得太近,生怕被保安发现,现在终于看到杜晏的车从里面开出来,又看到副驾驶的白微,眼里闪过一抹狂喜。</p>

    杜晏开着车,一边和白微低声聊天,却猛然车前扑过来一个人影,杜晏猛的一个急刹车,差点撞上旁边的栏杆。</p>

    白微被吓了一大跳,不过还好系着安全带,因此没出任何问题,只不过还是被惊了一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