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和戴宗垂下了头,脑子急转。

    李元昊道,“咱们入关只是摆摆样子,并不一定非得跟宋公明战斗。只要大宋答应他们的条件,提供咱们西夏国过冬的粮食。我们带着大军,到关内走一趟也不是没有问题。”

    李逵和戴宗对望了眼,高兴大叫,“这是个好办法啊!”

    “对啊,咱们可以出工不出力啊!”

    李逵拍着脑袋恍然大悟。

    李元昊道,“你们马上找人回话,要大宋给咱们西夏人提供一百万吨过冬的粮食。若是粮食一到,我们马上出兵。”

    “得令!”

    李逵和戴宗马上下去处理此事,借着这次机会准备狠狠敲诈宋庭一次。

    大宋枢密院收到西夏国的回话后,再一次头大。

    童贯把军报摔在了桌上,破口大骂,“强盗,一群强盗。一百万吨粮食,他们还真敢开口。我大宋粮库一年的存粮才多少,他们这是狮子大张口,存心想借着这次机会敲诈我们。”

    高俅在一旁正襟危坐道,“那我们是应不应命?”

    童贯冲他发着脾气道,“怎么应?咱们从哪里给他们找粮食?江南十几个州府被那方腊占据,那里的米粮之路全部断掉。大宋各地,到处都是贼兵,到处都在剿匪,哪里还有多余的粮食?”

    高俅轻声道,“可是若是不给他们,他们找到借口,说是没有军粮,拒不发兵,我们拿他们也没办法啊?”

    童贯坐了下来,脸色发黑道,“天下粮仓,全都在江南之地。眼下江南被占,户部都开始捉襟见肘。这个时候,齐鲁两州的反贼又闹的这么大。我们大宋现在就是一间破屋,四处都在漏风。我们给西夏粮食,那就是拆了西窗的纸去补东窗。这么折腾下去,这间破屋迟早要塌!”

    高俅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过去把房门关上,与童贯提醒道,“枢密使,谨言慎行!”

    他给童贯倒茶,安慰童贯道,“眼下的时局是很艰难,但是咱们也得先解决眼前的事情。

    现在方腊虽然称帝,割据一方,但是毕竟在大江南岸闹腾。有大江天险阻隔,他一时半会还闹不到京城。

    而且我听说宿太尉奉召,此次亲自征伐江南,现在已经启程到江南坐镇。咱们江南也并非是全线失守,胜负还是两说。

    倒是这齐鲁两地,这可是咱们京城的门户所在。要是宋公明南下的话,可轻松直达京城。到时候,京城别说城破,但凡有些风吹草动,咱们两个也得人头落地。

    所以,眼下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先解决宋公明一行人。至于这粮草的问题,那也是户部该考虑的,与我们无关啊!”

    “为什么本官每次忧国忧民,你都要泼本官凉水呢?”

    童贯白了高俅一眼,没好气的喝了口茶,与高俅道,“那就照你所说,把这折子交给陛下。其他的话不要说,只要把这个烫手的山芋,让陛下转交给户部就行。”

    高俅贼笑,“枢密使英明!”

    他拿了折子,去了偏房让人把这东西马上呈给了辉宗。

    枢密院的意见写在下面,“同意”。

    辉宗看后,大笔一挥,在上面添了个“准”字,让户部去办。

    户部尚书拿到这个军报就吐血了,这上面的一百万吨粮草,看的他都有些头晕。

    今年大宋各地都闹匪患,户部钱粮是捉襟见肘,连续亏空。

    现在别说一百万吨粮草,就是一万吨他也拿不出来。

    他马上让人备了轿子,去了蔡京府上,找这位相爷拿主意。

    外面天寒地冻,蔡京府上却很暖和。

    这里到处都用了一种法阵取暖,只是需要消耗一些灵石。

    京城的大官府上,都用的是这种法子。

    法阵吸收的是火元力,将天地之间分散的火元力聚集过来,形成一片聚火之地。    蔡京正在拨弄着新找的蛐蛐,脸上的神色毫无起伏道,“既然是圣明,那就按照陛下的意思去办呗!”

    户部尚书为难道,“可是今年国库入不敷出,哪里能拿得出来这么多粮草啊!”

    蔡京不耐烦道,“户部没钱,可以想想办法嘛!你要是没有办法,那就让有办法的人上来。现在什么小事都来找老夫,老夫难道能给你生出银子?”

    “这,这个?”

    户部尚书被怼的结巴了下,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蔡京摆摆手让他退下。

    他走后,站在相府门口憋闷了好半天,最里面忍不住轻吐道,“你蔡相爷说的对,这个户部尚书我做不了,还是让有能力的人做吧!”

    这尚书回去后,当下给辉宗上了封折子,说是自己老眼昏花,疾病缠身,实在是难当大任,还是让辉宗另选贤良接手户部。

    辉宗看到折子后,并无任何挽留,直接在上面批了个“准”字。

    他把户部新任人选交给了蔡京推荐。

    蔡京一看,没想到户部尚书这么刚烈,说不做还真的不做了。

    他想了想,与辉宗推荐了朱勔。

    这是个没有底线的小人,当初献媚辉宗,在江南四处搜刮奇石,把江南搞得民怨沸腾,最后直接逼反了方腊。

    蔡京都看不过眼,上书让辉宗罢黜了他。

    他现在赋闲在京,办理这种棘手的事情,还得让这条狼犬出马。

    蔡京的折子上去后,辉宗很快准奏。

    在辉宗心里,其实考虑的正是朱勔。

    这人办事虽然狠辣,不讲原则,但是深得辉宗的心意,比那些清流官员在辉宗的眼里可要强的多。

    朱勔一接到皇命,马上入宫见了辉宗。

    他一阵马屁乱拍,跟辉宗保证绝不辜负皇命所托。

    出宫后,他又马不停蹄的拜见了蔡京。

    他知道,这次升迁复任,蔡京出了不少力气。

    一众好礼自然少不了,光是大箱子就抬了十几个。

    蔡京对他的态度很是满意,勉励他道,“陛下圣明仁慈,心里面还装着咱们这些老臣。你既然得圣恩加官进爵,那就更不应该懈怠,一定要把眼前的这件事情办好。”

    朱勔与他保证道,“相爷放心,卑职知道此事。不过是一百万吨粮草而已,卑职心中已经有了良策。过不了这个年,卑职便能把这个差事给相爷和皇上办好。”

    他语气肯定,好像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蔡京眼皮子一沉,沉声笑道,“那就预祝尚书大人马到功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