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域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彪悍王妃要称霸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七章 生路
封天极没劝阻南昭雪。

反正他也不高兴。

宋小姐低声道:“王爷,王妃,民女实在是无路可走,担心连累家姐,又担心让父母为难……”

南昭雪问:“那你想进王府吗?”

“回王妃,”宋小姐又叩头,“民女不想。”

她说得毫不犹豫,干脆利索。

“既然如此,”南昭雪也干脆,“本王妃就给你一条生路。”

宋小姐大喜:“求王妃指点。”

“你可识字?”

“识字,民女还会记帐,现在家里的事务都是民女在管。”

“很好,”南昭雪有点小意外,“那你可愿意离开京城?”

宋小姐一愣,犹豫片刻之后回答:“民女愿意。

只是……能不能过几天?想与父母过完上元节。”

南昭雪点头:“不急,开春再走也可以。

如果你愿意,今日回去之后,先不要对父母说起,对任何人都不要说。

时候到了,本王妃自会提前两天通知你,让你与家人道别。”

“是。”

“你也不问问,要让你去哪里?”

“回王妃,只要这件事能圆满解决,让家姐在宫中安宁,父母康健,民女去哪里都不怕。”

南昭雪眼中闪过赞赏,这姑娘看着小小的,倒是有股子坚强的韧劲儿。

这种劲儿,让她也想到一个人。

宋小姐先行离开,来时浑身紧绷,去时一身轻松。

南昭雪和封天极没急着走,留下喝了盏茶。

“这小姑娘倒是挺勇敢,脑子也清楚,不像其它人,一心想攀富贵,”南昭雪抿一口茶,“王爷怎么看?”

“如果她是为了进王府而来,你会如何?”封天极问。

南昭雪似笑非笑:“那就不好说了。”

“怎么说?”

“若是她想进王府,那我就有一百种办法让她进不了王府,”南昭雪哼道,“王爷这辈子,是别想再有什么侧妃妾室。”

封天极声音带笑:“我也没未想过。”

“哼。”

封天极握握她的手:“天底下,哪还有比雪儿更好的人?我只要你一个足矣。”

“上天怜我,以前所有的不幸苦难,都在遇见你的时候,用甜蜜幸运统统偿还予我。

这是我最大的福分,我怎么舍得弄丢?”

南昭雪只是和他开个玩笑,听他这么一说,心头发酸。

回握了他的手,一时没有说话。

沉默片刻,封天极问:“你打算把她送到哪里去?”

“乡下庄子上,”南昭雪说出自己的打算,“王爷不觉得她的做事说话风格,很像一个人吗?”

“季婉娘?”

“正是,我想,这姑娘将来一定是一把好手,让她好好和婉娘学学打理庄子,未尝不是好事。”

“这是她的造化,”封天极把玩着她青葱似的手指,“遇上我家娘子,她真是走运。”

京城距离庄子并不远,要是想和家人见面,也不是什么难事。

南昭雪之所以没有透露消息,就是怕节外生枝。

等事情做成,再说不迟。

她还得布个局,让宋小姐假死。

这也是为什么她说不着急的原因,时间越长,越是自然,越不会让珍贵妃起疑。

喝完茶,两人坐马车回王府。

封天极问:“你打算怎么做?我是指对宫中。”

南昭雪偏头看他:“如果我说,我不会善罢甘休,你会阻止我吗?”

封天极低笑:“我是想看看,有什么能帮上你的。”

南昭雪不想进宫,而珍贵妃又在宫里。

南昭雪靠在封天极肩膀:“她那么喜欢拿孩子说事,那就从孩子身上着手。”

封天极一时没听明白,但再问,南昭雪却笑而不答。

“有个问题,我一直很奇怪,”南昭雪岔开话题,“她把你抚养长大,不管过程如何,这个结果是改变不了的。

你失了母亲,她失了孩子,互为依靠。”

封天极点点头:“的确。我当初去边关时,她也哭得很伤心,但还是支持了我。

为我向父皇求情,还让余家暗中让一些朝臣为我说话,父皇这才同意,才有了我后来的军功。”

“就冲她的养育之恩,还有这份恩情,我回来之后,对她也是既敬且孝。”

“只是,不知为何,”封天极眉头微蹙,“不知从何时起,总觉得有些不对。”

南昭雪说:“是不是从你我大婚之后开始?”

封天极一怔,之前没有细想过,现在听南昭雪这么一提,仔细回忆,好像真的是。

从大婚之后进宫谢恩开始,珍贵妃好像针对南昭雪,之后事情层出不穷。

南昭雪微叹一口气:“我一开始觉得,她大概是因为我的出身不好,觉得配不上你,这才……”

“雪儿。”

“不是,你听我说,”南昭雪直起身,“我们得好好分析一下,开诚布公的讨论。

不然始终处于被动,不知道她是什么心思,这样不好。”

封天极缓缓点头:“你说得对,但不许再说出身的事。”

南昭雪又重新靠上他的肩,笑说:“我才不介意,我从平民能稳坐王妃之位。

这说明我有本事,我为何要自卑?”

封天极怔愣之下忍不住笑出声,吻吻她指尖:“是,你的本事。”

“言归正传,我以为她是嫌弃我,后来我发现并不全是。

她发现你对我好,站在我这边之后,又开始暗中针对你,给我们添堵。”

“包括这次,也是一样。”

“方才听你说,她支持你去边关,天极,你有没有想过,她支持你,并非只是因为你想去,你喜欢,而是她也希望你去,希望你立军功。”

封天极眉心微跳。

“因为你是她的依靠,或者说,是她下的一盘棋,她希望你按照她所想的,她计划的那样去成长。”

南昭雪目光清澈地看着他:“你当初去边关,是自己想去,还是有什么机缘巧合?

又或者……是听别人说了什么?”

封天极漆黑的眸子飞快划过一道暗芒。

南昭雪知道,她猜到了。

“是哪种?”

“我那次去看她,余国舅也在。

说起宫外的一些事,说的是当年的老将军,他的儿子继承了他的志向,也去了当年的守城之地。”

果然如此。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