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分手……好不好?”

    那只拉着林薄深手臂的葱白小手,攥的更紧。

    林薄深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口的千头万绪,转身看着她通红的双眼说:“别闹,不合适就是不合适,你再怎么改也无济于事,何况,你改不掉。”

    傅默橙双手紧紧抓着他的手臂,哭着摇头,“我改的掉……”

    她的声音哽咽着,卑微至极。

    林薄深终是心疼,抬手,指腹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水,淡声道:“默默,不要那么卑微,会让我看不起你。”

    他一句清清淡淡的话,让傅默橙再多的执着,也一瞬被击碎。

    她两只小手渐渐松开他的手臂,眼里忍着泪花,隐忍的模样,可怜的像被人抛弃的小猫。

    林薄深拉着行李箱,转身进了电梯。

    傅默橙就站在电梯外,看着电梯门缓缓合上。

    四目相对,林薄深再也无法注视下去,在电梯门合上的最后刹那,垂下视线,彻底避开。

    ……

    周小宁翻着手机通讯录,发现里面有赵学长的手机号码。

    那一次,她去参加社团活动,就留了一下赵何安的电话,而赵何安为人淳朴热情,比林薄深好接近。

    赵何安和林薄深又是好朋友,想知道林薄深的行踪,从赵何安那里下手最好。

    周小宁因为这个想法,内心很是雀跃,仿佛自己跟林薄深又近一步。

    她握着手机走到了走廊安静的尽头里,给赵何安打了个电话。

    “赵学长,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橙橙的舍友周小宁,之前社团活动我们见过。”

    赵何安有些诧异,橙橙的舍友会给他打电话,“周同学,你是有什shu28.cc么事情吗?”

    周小宁道:“赵学长,橙橙最近因为跟林学长分手的事情很不开心。我觉得他们两个分手肯定存在误会,但橙橙又抹不开面子去找林学长。你知道……林学长这两天去哪里了吗?橙橙想去找他问个清楚。”

    周小宁说的滴水不漏,而赵何安并不知道她们女生宿舍之间的矛盾,以为周小宁是真心想帮傅默橙。

    “周同学你挺热心的,你们舍友之间的关系很铁啊。”

    “那当然,我和橙橙是无话不谈的闺蜜呀。赵学长,你快帮帮橙橙吧,她最近茶不思饭不想,人都瘦了,我看的好心疼。”

    赵何安也想让林薄深和傅默橙重修于好,便道:“薄深去s市出差了,可能要两三天。”

    周小宁眼神一亮,在外地啊。

    “那你知道林学长具体在s市什么地方吗?他住哪家酒店?”

    赵何安有些疑惑,问:“橙橙真要去s市找他?”

    周小宁说:“不过,橙橙是想给林学长一个惊喜,赵学长,你千万别告诉林学长和其他人。不然橙橙去找林学长和好的计划就泡汤了。”

    赵何安心眼少,没怀疑,“薄深的酒店是我订的,我把具体地址发给你。”

    周小宁眼底闪过一抹得意的笑,“好,谢谢赵学长啦。”

    挂掉电话后,周小宁手机里就收到一条赵何安发来的短信。

    是林薄深在s市入住的酒店和房间号。

    周小宁心情极好,握着手机回到宿舍里,便看见傅默橙坐在书桌边发呆,直接无视她。

    周小宁忍不住得意道:“你不用装作看不见我的样子,最近我要去s市找我男朋友,这两天你都看不见我。”

    傅默橙懒得搭理她,心情差到了极致,只想一个人待着。

    周小宁问:“傅默橙,你不好奇我男朋友是谁吗?”

    傅默橙抿着小嘴,冷道:“我为什么要好奇你的男朋友。”

    “也是,你分手了嘛,现在见不得别人好,更见不到别的情侣甜甜蜜蜜。”

    傅默橙根本不屑回答她,低头做了几道题。

    周小宁当天下午便请了两天假,对辅导员撒的谎是,妈妈在老家生病了,要回家照顾两天。

    当天晚上,李悦躺在床上敷面膜的时候,还好奇:“小宁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了?”

    简檬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看她最近的样子,好像刚交往,在热恋期呢。”

    李悦口快道:“她不是一直暗恋林大神吗?”

    刚说完这个名字,李悦就咬了咬舌头,下意识的看向上铺的傅默橙。

    但傅默橙没有什么反应,李悦这才松了口气。

    熄灯后,傅默橙钻进被子里,咬着手指无声的流泪。

    夜深时分,难过的情绪总是最浓烈,人在夜间的情绪,也往往最脆弱,最容易崩溃。

    她睡不着,打开手机微信,反复翻着林薄深的朋友圈。

    那些写着关于她的朋友圈。

    越看,越是触景生情,傅默橙退出后,又点进了朋友圈。

    翻到下午赵何安发了一条朋友圈。

    文字:留守的废柴二人组。林大神去s市出差,我们的工作都好难进展。

    而图片是他的自拍,顺便偷拍了一下角落里办公的盛怀南。

    林薄深去s市出差了?难怪,他今早拖着行李箱。

    s市……周小宁下午也说要去s市。

    傅默橙想到这层上时,心口冰凉一片。

    shu29.cc难道周小宁口中所谓的男朋友,是林薄深?

    她不想再看了,关掉了手机,久久不能入睡。

    脑子里乱哄哄的,想的很多,却没有一件事有头绪。

    ……

    两天后,周小宁从s市回来,满面春风。

    李悦笑着打趣她:“你男朋友干什么你了,你一脸春风?”

    周小宁瞥了一眼旁边默不作声的傅默橙,故作娇羞道:“我跟我男朋友那个了。”

    说的很是隐晦,但她那表情,发生了什么昭然若揭。

    傅默橙的心跳漏了一拍,浓密的长睫微微一颤。

    李悦调侃:“那个是哪个啊?”

    周小宁笑的又害羞又腼腆,红着脸说:“哎哟,你明知故问,就是那个!”

    李悦笑着指了指她:“没想到你跟辅导员撒谎请假,是为了跟男朋友去做那种坏事啊?小宁,你不乖哦。”

    “我本来是不同意的,但见他忍得难受,我也有点心疼,反正以后都要在一起,其实也没什么。橙橙之前不是还和男朋友同居吗?橙橙,你说我说的对吧?”

    chiluo裸的挑衅。

    傅默橙不搭理,将课桌上的书塞进书包里,不发一语的起身离开。

    准备去图书馆,图书馆至少比宿舍里清净。

    周小宁握着手机追了出去,“橙橙!你等等。”

    傅默橙蹙眉,“做什么?”

    “你是不是看不惯我,所以我一回宿舍,你就要走?”

    “我说我看不惯你,你会消失吗?”傅默橙懒得与她虚与委蛇。

    周小宁倒也不气,挑了挑唇畔,说:“你现在对我有意见,我也能理解。不过我要跟你说清楚,我跟林学长在一起,是在你和他分手之后的事情,我并没有在你们恋爱期间插足。希望你能弄清楚,不要无缘无故冤枉人和背后抹黑我。”

    傅默橙沉着小脸道:“我没那么无聊,也没空没精力冤枉你和抹黑你。还有,我再说一次,我跟林薄深已经分手了,你和他的事,没必要向我汇报。”

    “啊?”周小宁可惜的叹了一声,“我还想着我们关系不错,想跟你分享一下我的快乐。那这个就不给你看咯?”

    周小宁点开手机里的视频,在傅默橙眼前晃了晃,却很快收了回去。

    傅默橙扫到手机视频里有两具赤.裸的身躯交缠。

    傅默橙蹙眉,下意识的问:“这是什么?”

    周小宁卖关子道:“这个啊,是我和薄深之间的小秘密。”

    傅默橙不听她的故弄玄虚,一把夺过手机,点开视频,男性背对着摄像头,看不到脸,但男人的左手臂上,有一个显眼的橙色纹身,是只小橙子。

    而那具有着那个纹身的男性身躯,正覆在一个女人身上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傅默橙握着手机的指尖,苍白用力,心脏处一点点被凌迟,渗血。

    她多想让自己认为,这是周小宁的恶作剧。

    周小宁看她崩溃痛楚的样子,眼底划过一抹得逞笑意,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洋洋得意道:“橙橙,你以前跟薄深在一起的时候,有过这么亲密吗?”

    傅默橙将那手机猛然砸下楼shu17.cc梯,双眼猩红怒瞪着周小宁,一字一句的骂:“不要脸!”

    周小宁没想到傅默橙会把她的手机直接摔了,有些恼怒,“傅默橙!到底谁比较不要脸?你以前天天缠着林薄深你要脸吗?你凭什么说我不要脸?”

    傅默橙抬起手,一个巴掌狠狠甩在了周小宁脸颊上。

    周小宁被打,很是不甘,伸手猛然推搡了一下傅默橙。

    傅默橙没站稳,从楼梯口直接摔了下去。

    痛!

    浑身撕裂的尖锐疼痛瞬间侵蚀全身角落!

    最痛的,是腹部!

    傅默橙混沌的意识到什么,伸手颤抖的摸上小腹处,她撑开眼睛,看见浅色的裤管上,被鲜血瞬间染红。

    孩子……

    她痛的爬不起来,双手死死捂住腹部,双眼里满是疼痛的泪水。

    她费力的仰头看向站在楼梯口的周小宁,再也顾不上那些恩怨,可怜的哀求:“救我……救我的宝宝……求求你……”

    周小宁站在楼梯口,看见傅默橙下半身全被染红,浑身僵硬住,连眼神都呆住,她被吓到了。

    就在楼下有同学经过,大叫一声时,周小宁害怕的拔腿就跑了上去。

    刚才推傅默橙的人,不是她!谁也没看见!

    她记得,女生宿舍楼里,为了保护个认隐私,没有摄像头,所以刚才没有人看见她推傅默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