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张玄一个响指打了下来,一辆压路机从大路的拐角处缓缓驶出。

    此时,安呈与董宣这一群人就站在大路中间,近百人的队伍看上去声势浩大,但跟压路机一比,就什么都不算了。

    安呈看到压路机的出现,也看到压路机缓缓朝他们这边驶来,但他并没有任何动作反应,而是皱眉看着张玄,“小子,你吓唬我?”

    安呈心里有一万个肯定,这个人,绝对不敢对自己做什么。

    张玄耸了耸肩膀,笑道:“或许吧,看你怎么想了。”

    “我倒想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安呈双手抱胸,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台压路机距离安呈他们所在的地方越来越近。

    张玄拉着林清菡跟徐婉走到一旁。

    安呈直面压路机,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站在压路机的正面,直面这一台庞然大物,心中是会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压迫力的,但安呈显然不怎么在乎。

    随着压路机越来越近,安呈脸上的冷笑越来越浓,他发出不屑的声音,“我倒想看看,你怎么收场,到时候,还不是灰溜溜把车倒回去!”

    压路机距离安呈只剩五米,两秒后,距离安呈只剩一米的位置,安呈甚至都能感受到那压路机器械上所散发的温度。

    安呈嘴角咧开,轻声道:“停。”

    这一个停字,安呈说的胸有成竹。

    但事情的发生,却是完全出乎了安呈的预料,他面前的压路机,完全没有一点停下的意思,就这么朝着安呈继续碾压而来。

    面对面前这如同巨兽一般的压路机,安呈这一时间,竟是愣在了这里,双腿有些发软,根本没意识到要跑,直到压路机前方的器械已经快要触碰到安呈的鼻头,才有一只手,猛然从后方拉了安呈一把,让安呈脱离了原本所在的位置。

    在安呈离开的后一秒,那压路机碾b2b2压到了他刚刚所站的位置,安呈要再晚离开那么一瞬间,不用怀疑,他绝对会被压成肉泥。

    那些站在安呈身后的近百人,也一哄而散,却都朝周围散开跑去。

    被拉到一旁的安呈,愣愣的看着缓缓驶过的压路机,他双腿不自觉的颤抖,双手也逐渐发麻,他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真的敢让压路机压过来,他刚才,是真的想要压死自己!

    “看样子,你没你嘴上说的那么有种。”张玄发出笑声,带着林清菡跟徐婉,朝林家大院门口走去。

    看着张玄的背影,安呈原本嬉笑的表情完全不见,因为刚刚被吓得刷白的脸上,露出狠厉神色,紧捏着拳,问向董宣,“这人什么来路?”

    “林清菡的老公。”董宣不屑,“以前入赘到林家的,后来救了林清菡一命,上位了。”

    “呵,看他这么狂妄的模样,我还以为是什么来路呢,原来就是个靠林家吃饭的货。”安呈咬牙,“现在,林家都好过不了,他,我要他死!”

    林家大院,装修的如同苏杭的园林一般,古香古色,充满一种幽静之感,可今天这大院,却一点幽静都见不到,如今已经到了冬季,树叶早已掉落,干干的枝丫看上去,带着一种沧桑老旧,猛然一看,这林家大院中,竟然带着一种凄凉。

    张玄远远便看到,在林家主厅内,林正南正一脸愁容的坐在那里,林建宇,以及林清菡的小姑等人,都坐在周围,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发生什么事了?”林清菡走进屋内,出声。

    原本低头各自想着心中事情的众人,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几乎齐齐抬起头来,一脸惊喜的看向林清菡。

    “清菡!”

    “清菡,你回来了!”

    “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

    “小张也回来了。”

    林清菡与张玄的出现,让一脸愁容的林家众人,脸上顿生喜色,就连林正南,也是如此。

    在潜移默化当中,林清菡跟张玄,已经成为了整个林家的主心骨,有他俩在,林家觉得,一切都能放下心来。

    “外面这些人,什么来路?”林清菡站在那里,直接发问,地心一行,让林清菡的气场相比于以往ksxchb,更加强大,哪怕这么多长辈在这里,林清菡一出现,便成为中心,这是源自于气场之上。

    看着林清菡身上所散发的气场,林正南满是欣慰的点了点头,“好,好啊!清菡,你终于是长大了,看到你这样,我就算立马入土,也心安了。”

    “爷爷,你还能活很多年呢。”张玄走到林正南身旁坐下,“有我在,你想死都难。”

    “哈哈哈!”林正南大笑一声,“有个活阎王当孙女婿,那是全世界人求之不得的啊,没想到,这等好事,让我碰到了。”

    “清菡,小张,你们既然刚来,又碰到徐婉,想必有些情况,你也能了解了。”林建宇出声,“林氏突然做大,大到让我们所有人都措手不及,林氏内部,打通了数个贸易渠道,也给了很多人晋升的机会,同样,会让人面临更多的*,在这种*下,很难让所有人都坚持一颗本心,董宣是林氏的老人了,她在林氏,至少有二十年的时间,对于她,我们一直都是非常信任的,我想你也是如此,可现在,哎。”

    林建宇摇了摇头,喝了口水,继续道:“董宣现在手握几个销售渠道,可以说,掌握了林氏百分之三十的贸易,这相当于扼制住了林氏的喉咙,我们承认,她有能力,可当她做到这一切后,心就变了,公司现在有很多人,已经是在为她做事,这一点我们看的明白,但有百分之三十的销售渠道在她手里,我们对她,也没太大的办法啊,这一次,她与自由国安家合作,安家作为自由国三大华裔商人之一,实力很强,但却提出了很多无礼的要求,其实交易上面的都好说,无非就是利润多少而已,哪怕不赚钱,搭上安家这根线,对我们也有好处,可最让我们不能接受的,是他们要跟我们联姻,让小婉,嫁给安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