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这次小宝被绑架的事,或许她不会回锦城,他们也不会团聚。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想到这,江瑟瑟不由得笑了下,这或许就是所谓的造化弄人吧。

    有了前车之鉴,她想再离开恐怕很难了。

    有很多话想问她,但最后靳封臣还是没有开口。

    只要她回来了,其实什么都不重要了。

    “我去找医生过来。”靳封臣说。

    江瑟瑟点头,“好。”

    看着他走出去,江瑟瑟才皱起小脸,真疼!

    现在回想起当时危险的情况,她不禁后怕起来。

    不知道该庆幸对方没瞄准,还是该庆幸自己命大,一枪子弹擦过手臂,虽然疼,但也只是皮肉伤。

    另一枪子弹打进了肩膀,当时急着逃跑,不觉得疼,可现在稍微动下身体,就疼得她眼泪都要飚出来了。

    其实更庆幸的应该是小宝平安无事。

    如果小宝出了点什么事,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正当她想着小宝,一个惊喜的声音传来。

    “妈咪!”

    她赶紧扭头,只见一个小小的身影朝自己奔来。

    是小宝。

    他就要扑上来的时候,跟在他身后的靳封尧眼疾手快的拎起他的衣领。

    “小心点!你妈咪受着伤呢!”

    靳封尧的语气有点严厉。

    小宝顿时不高兴了,脸上的笑容都不见了,但他也知道自己错了,嘟着嘴不知所措的站着。

    见状,江瑟瑟抬起没受伤的手,招呼他,“小宝,过来。”

    小宝立马喜笑颜开,跑上前,如小鹿般清澈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

    就好像生怕一眨眼她就会不见了一样。

    “小宝又长高啦。”江瑟瑟摸了摸他的头,笑得很温柔。

    “妈咪,你去哪里了?为什么这么久都没回家?”

    看着小宝天真单纯的样子,江瑟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小宝嘟起嘴,有些委屈的说:“爹地和二叔都说妈咪出差了,可坏阿姨说妈咪是不要我和爹地了。”

    坏阿姨?

    江瑟瑟皱眉,“哪个坏阿姨?”

    靳封尧也问:“小宝,是哪个坏阿姨对你这么说的啊?”

    “苏阿姨。”

    听到这个答案,江瑟瑟和靳封尧对视了一眼。

    说实话,并不意外。

    “那个苏轻吟也太过分了吧,怎么能对孩子说那种话呢?”靳封尧气呼呼的说。

    江瑟瑟挑了下眉,对苏轻吟这个人,她真的懒得说什么了。

    明知道小宝在乎她,却还说那种话戳小宝的心。

    连孩子都能这么对待,真不知道她还能做出什么来。

    靳封尧想到了什么,突然“啊”的一声。

    他盯着小宝,不确定的问:“小宝,你老实告诉二叔,你是不是听了坏阿姨的话,才跑出去找你妈咪的?”

    小宝点头,“嗯。我想妈咪了。”

    他以为妈咪这么久不回家,是真的不要他了,所以才想去找妈咪。

    江瑟瑟心里顿时一阵难过,暗暗骂自己太不是人了,竟然舍得扔下他躲到南城去。

    虽然是不得已,但她还是很内疚。

    “小宝,对不起,都是妈咪的错。如果不是妈咪……”

    江瑟瑟哽咽了,说不下去了。

    小宝用力摇头,“妈咪,不是你的错,是那个坏阿姨的错。”

    “没错,是苏轻吟的错。”靳封尧附和道,“嫂子,这不是你的错。”

    江瑟瑟轻轻摇头,“不管怎么说,小宝都是为了去找我,才会出的事,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嫂子……”

    “和你无关。”

    靳封臣走了进来,打断了靳封尧的话。

    江瑟瑟看向他,不期然的看进他深邃的眸子里,心微微一颤。

    靳封臣走过去,深深地凝视着她,“我不希望你把这件事归咎于自己身上,这和你无关。”

    “封臣……”

    江瑟瑟心里一酸,眼眶也跟着红了。

    他为什么对她总是这么宽容,这么温柔?

    真的不值得。

    靳封臣握住她的手,然后转头对身后的医生说:“麻烦您了。”

    医生给江瑟瑟做了基础的检查,又检查下伤口,然后笑着对靳封臣说:“你太太的身体没什么大碍……”

    太太?

    江瑟瑟瞪大眼睛,下意识张嘴就要澄清。

    这时,她感觉到靳封臣捏了捏她的手心。

    她抬起眼皮,目光看向他清冽的下颌,细眉微蹙,他……是让她不用否认吗?

    医生还在说:“伤口别碰到,也别碰到水,注意休息和营养。”

    医生交代完就出去了。

    靳封尧也找了个理由走了,他可不想留在这里当电灯泡。

    本来是打算连小宝一起带走,但小宝不愿意,他就一个人离开了。

    靳封臣把病床摇起来,让她靠坐着。

    “饿吗?”靳封臣问。

    “嗯。”

    从昨天到今天都吃过一粒米的她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小宝,你陪着妈咪,爹地去买饭。”

    小宝一口就答应:“好的。”

    靳封臣一出去,江瑟瑟就招呼小宝坐到她身边,然后搂着他问这两个月来发生的事。

    苏轻吟走进病房看到小宝亲昵的靠在江瑟瑟的怀里,眼底闪过一丝嫉恨。

    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小宝就这么喜欢江瑟瑟?

    不过没事,很快小宝就会认清江瑟瑟的真面目了。

    她深吸了口气,扬声道:“江小姐精神不错嘛。”

    闻声,江瑟瑟和小宝都抬头看了过来。

    在看到是她时,江瑟瑟和小宝脸上的笑容瞬间敛去。

    “苏小姐。”

    江瑟瑟不冷不淡的态度,让苏轻吟很不爽,当场差点就发火。

    但她忍住了,脸上维持着淡淡的笑容,“听说你受伤了,所以我就过来看看。”

    接着她看了看四周,问:“这花放哪里呢?”

    江瑟瑟看着她手里拿着的花,虽然知道她不是真心来看自己,但不得不说花还挺漂亮的。

    “你就随便放着吧。”

    苏轻吟把花放下,然后又问:“江小姐没事吧?”

    “没事。谢谢关心。”

    “小宝也在啊。”

    苏轻吟冲小宝温柔的笑了笑,后者从鼻腔轻轻“哼”了声,然后撇过头,不理她。

    笑容瞬间凝固住了。

    江瑟瑟很想笑,她赶紧轻咳了声,“苏小姐,别介意啊,小宝还小不懂事。”

    她的语气就像是在说自己的孩子,而且语气哪有一点抱歉的意思!

    苏轻吟气得不得了,但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皮笑肉不笑的说:“呵呵,我不会介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