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母不想让场面变得更难看,连忙打圆场。

    笑着对靳封臣说道:“靳先生,经云他语气有点冲,冒犯了您,我给您赔不是,还望您能谅解。”

    傅母都说出这话了,靳封臣自然没有理由再说些什么。

    他微微颔首,俊美的面容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见靳封臣没再追究,傅母看了傅经云一眼,意示他适可而止,别闹太难看。

    傅经云站在那里不再做声。

    傅母笑着再次发出邀请,“瑟瑟和经云的婚事自然是真的,靳先生有时间的话,一定要来参加。”

    闻言靳封臣意味深长的看了江瑟瑟一眼,面上不动声色。

    他浅浅笑着,意味深长道:“如果有时间,我会的。”

    江瑟瑟也看了靳封臣一眼,眼里满是复杂的情绪。

    听到靳封臣这句话,心里莫名一空。

    想将手从傅经云的手中撤出来,但是男人的力气大的很。

    她死死咬住唇瓣,不让内心的情绪表现出来。

    靳封臣没有把那件事说出来,她明明应该高兴才对,可心里却难受得紧。

    不过她的小情绪,靳封臣却是没有感受到。

    他弯腰给小宝理好衣服,然后又直起身子,牵着小宝的手,礼貌道别。

    “很晚了,我和小宝就先告辞了,多谢傅夫人的款待。”

    “不客气。”傅母微笑,保持礼仪。

    小宝抬头看一眼爹地,又转头看向江瑟瑟,漂亮的眼睛里满满的不舍。

    “妈咪再见,你要按时吃药。”

    江瑟瑟心口一暖,笑着和小宝挥了挥手。

    “小宝再见,我会按时吃药,你也要好好休息。”

    小宝弯弯眼睛笑起来,认真点头,把江瑟瑟的话记到心里的小本本上。

    随后靳封臣把自己的视线从江瑟瑟身上转走,牵着小宝上车。

    车门一关,扬尘而去。

    黑色的高档轿车在路上行驶,车里的后座坐着一大一小两个人。

    小的面容精致,大的面容俊美,他们长相相似,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小宝和江瑟瑟告别后,心情有些低落。

    他抱着自己的小火车,眼睛里没有一丝神采。

    靳封臣靠着座椅,笔直修长的腿伸张开,精瘦的上身随意穿着一件奢饰品牌的衬衫。

    大概是嫌热,他用骨节分明的手解开衬衫上边的几个扣子,露出诱惑的锁骨。

    靳封臣察觉到小宝情绪低落,低头看着他绒绒的脑袋,出声问道:“你不开心?”

    小宝昂起脑袋,面无表情的看靳封臣一眼,没有说话,低下头推动小火车。

    他瞥了一眼小宝手上的小火车,淡淡的说道:“回去给你买‘钢铁城’系列的全部火车。”

    小宝抬头用看待白痴的目光看他,小手在自己的小背包里翻翻找找,翻出一张黑色的卡。

    用霸道总裁的口吻说道:“我卡里有一千万,不用你买。”

    第一次被人用钱怼了,靳封臣的心情很微妙。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像是故意的说道:“我可以再给你打一千万。”

    小宝对从天而降的一千万不感兴趣,他收好自己的黑卡和小火车,抱紧自己的小背包。

    一脸严肃的问道:“妈咪要跟那个叔叔结婚了?我们要去参加婚礼吗?”

    这个年纪的小宝还不能理解大人之间的事,一想到江瑟瑟以后会有别的宝宝,不再是他的妈咪,小宝心里很难受。

    靳封臣揉揉小宝的脑袋,勾唇一笑,“怎么可能?”

    拍开靳封臣揉他脑袋的手,小宝黑亮的眼珠子转了转,好奇的看着靳封臣,等待他的解释。

    许是车上的空调气温有些低,靳封臣身上的气息显得尤为清冷。

    他启唇淡淡的说道:“妈咪只能是我们的,我不会把妈咪让给别的叔叔。”

    小宝想了想后补充道:“我也不要妈咪做别人的妈咪,但妈咪可以是甜甜的。”

    他可是立志要当个好哥哥。

    靳封臣瞥他一眼,应了一声。

    “嗯。”

    傅家这边,靳封臣带着小宝走后,剩下几人的气氛很尴尬。

    江瑟瑟将手从傅经云的手中退了出来,说了声身体不适,便上楼去了。

    知道傅父在隐忍着脾气,傅母给傅父倒了杯茶。

    傅父面色沉稳的喝了几口茶水,才评价傅经云刚才冲动的行为。

    “你太沉不住气了,刚才要不是你有妈在,你是不是还打算和靳封臣打一架?我平时怎么教你的?”

    傅经云知道自己冲动了,就刚才那表现而言,很容易落人话柄。

    他干脆的认错道:“是我考虑不周,爸,我错了。”

    傅父用鼻子哼气,但也不为难傅经云。

    他的儿子他心里清楚,平常做事还是很稳妥的,这次怕是被靳封臣刺激到了,才失了理智。

    “好了,知道错了就行,下次记着点,别说话不过脑子。”

    “嗯。”

    傅经云应下来。

    回到房间的江瑟瑟心中很是纠结,在为甜甜洗澡的时候,也明显不在心思。

    “啊,妈咪,水好烫烫。”

    听到甜甜的惊呼,江瑟瑟才反应过来,连忙试了下水温,确实是热的厉害。

    她带着歉意的表情看着甜甜说道:“甜甜,对不起,是妈咪大意了,这里疼吗?”

    甜甜的小手臂已经明显有红通通的一片,看到这江瑟瑟的心中更是自责无比。

    看出江瑟瑟的心情不太好,甜甜十分懂事的说道:“妈咪,没事的,只要你给甜甜吹吹就好啦。”

    江瑟瑟闻言紧忙照做。

    “好,妈咪给甜甜吹吹。”

    在将小丫头哄睡,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

    江瑟瑟轻手轻脚的退出了房间,站定在傅经云的门前。

    她轻咬着粉嫩的唇瓣,想着是不是该借着机会把事情说清楚。

    还未等她敲响房门的时候,远处的傅经云直接走了过来。

    见到江瑟瑟出现在这,傅经云还有些诧异。

    “瑟瑟,怎么了?”

    话落,让出了身子,江瑟瑟随着他一起进入了房间。

    江瑟瑟眼神纠结的看向傅经云。

    “我们的事……还是找个时间跟爸妈说清楚吧,这样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