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越虽然被挂了电话,心情却没有丝毫被影响,路上积雪没来及扫干净,昨晚的雪还没有完全停歇,稀稀落落的,像极了蒲公英。

    卞越撑起一把黑伞,将简薇严严实实的罩在里头,而他自己大半个身子都暴露在外头。

    从医馆到停车的地方不过几步路。卞越全程都盯着脚下,生怕她磕着碰着,他这般紧张,使的简薇快觉得自己是个鸡蛋,稍微碰一下就流黄。

    两人上了车,卞越亲自帮忙系安全带。

    简薇哪里受过这样的‘恩宠’,不由得想到一个成语——母凭子贵。

    “先带你去公司请假。”卞越看上去像是在商量,其实是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的。

    简薇连忙道:“现在请什么假,我还没生呢,等快生了再说呗。”

    “胡闹!”卞越打断她:“忘了汪神医说什么了吗?”

    汪神医?简薇诧异的挑眉。

    之前进门的时候,卞越还管人家喊汪大海,出了门,张口就是汪神医。

    简薇问:“汪神医说什么了?”

    卞越道:“他说你还没过三个月,需要静养保胎,不能剧烈运动,更不能优思。”

    简薇大囧,几乎所有孕妇,估摸都会收到医生的这些话吧?又不是单独对她一个人说的。

    见简薇似乎不太服气的样子,卞越掏出杀手锏,给他老丈人打电话。

    “你爸叫你接电话。”卞越将电话丢给简薇,专心的开着车。

    简薇刚说了一个‘喂’,简父就跟大炮似的,在电话那边突突突,简薇听得脑袋都炸了,最后不得不妥协。

    请完假,两人去了一家很不错的西餐厅美美的吃了一顿。

    简薇以为,接下来是不是该回家了。

    谁知道,卞越居然提出逛街。

    确切的来讲,他们逛的是儿童服装店。

    营业员远远地就看见一名清隽的男人领着个蚕宝宝进来了,女人浑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就露了两眼睛在外头。可不就是个蚕宝宝吗?

    营业员打了招呼,将他们两人迎进来。

    卞越径直的朝摆放女孩连衣裙的方向走去,简薇则在男孩服务区流连。

    简航出生到现在都没有穿过新衣服,都是捡别人剩下的,据说穿这样的衣服不容易生病,不过也确实没怎么生过病。

    简薇顺着衣架看了又看,感觉哪件都好,哪件都适合。

    “卞越,你过来看,航航穿这个行吗?”

    没有人回应。

    等简薇找到卞越时,差点没笑喷过去。

    店里还有其他客人,有一位年轻的妈妈领着个小女孩,年纪大概两三岁左右,年轻妈妈正在对比两件衣服哪件合适,卞越就趁人家妈妈不注意,快速的拿起一条裙子对着小姑娘身上比划了过去。

    等人家妈妈转过身的时候,卞越立刻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摆弄着裙子的边缘。

    他那副样子简直跟在赌桌上判若两人。

    赌桌上的他,镇定自若,气定乾坤。

    而刚刚,他却跟做贼似的,反差强烈到让人怀疑,卞越是不是被人调包了。

    这时候,营业员走到他面前:“先生,请问需要帮忙吗?”

    卞越翻看着衣服的成分表,漫不经心道:“有什么款式比较适合小女孩的。”

    “我们这边主打两岁到五岁的童装,超过五岁可能穿不了。不知道您的孩子满一周岁了吗。”

    卞越:“……没有。”

    营业员:“那您买这个款式就有点早了。”

    卞越看了看营业员,又看看手里的衣服,倔强的强调:“……不早,反正以后都要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