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小兔崽子平日都挺机灵的,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给老子意气用事掉链子。”龙战天紧紧的咬着牙低声说道,心里面紧张到了极点。好比是他自己参加了这场比试,身临其境一样。“正风应该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天井道人满脸凝重的说道。他们三人所说的话,全部都被天文道人跟曹长盛停在耳中,只不过两人没去理会他们罢了。“神弃天恒也在找林浩他们?”曹长盛眉头略微皱着说道。“他不蠢,这样的场合下,他还是不敢做出违背整个人族的事情,要不然遭殃的可不光是他一人,整个神弃家族都会沦为千夫所指的对象了。”天文道人轻摇了摇头,不过他眼中还是流露出一股浓郁的担忧。相比于人族这般的担忧,神陆大军的人则表现的太过于轻松了。“科威特真是个蠢货,这么好的机会居然还把那几个人给放走了?”一名妩媚到妖孽般的女人,单手插在腰间用舌头舔了舔嘴唇说道。“毕竟还是太年轻了,上面的人也没指望他能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只需要把不必要的杂鱼驱除了便可。”为首的这名男人淡淡的回答道。他们两人便是这次神陆进攻言陆大军的先锋,落英灵跟万人屠!“上面的众多尊贵存在也太谨慎了,区区人族而已,有必要搞这种具有赌博风险的事情吗?”落英灵大为不满的说道。“慎言,你我同为先锋大将,一言一行都必须要再三考虑,这种话扰乱军心的话千万不能再说了。”万人屠犹豫了一下继续开口说道:“另外诸位存在的圣心如渊如狱,不是你我这般低下的存在能够揣测的。”“我知道了!”落英灵轻点了两下头,咬了了咬自己的嘴唇:“我们的婚事,这次战事过后是不是可以举行了?”闻言万人屠身体明显一愣,迟缓的回过神来开口:“还……到时候再说吧!”……“林兄考虑的怎么样?”玉正风缓缓的拔出了自己的佩剑,向前走出了两三步,用力的一挥发出一股剑气,激起了一股灰尘。“不怎么样,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在这儿分开比较好,有缘最后再见如何?”林浩单挑了挑眉头,拍了拍慕容武的肩膀,示意他先把手中的双锤放下。“龙傲天现在躺着毫无战斗力,即使我不出手光凭武子一人,也能轻松的打倒你们了,与其白费功夫还不如听我的话。”闻声慕容武用力的挺了挺胸膛,满脸凶相,好比是被林浩这条铁链拴着的恶犬一样。对此玉正风没有任何的担心,捋了捋额头前的头发,把自己的腰肢挺的更加直了。“你们两个也只有一个战斗力而已,林兄你之前虽然在言院的比试中胜过了我们,可今非昔比的情况下,你觉得还能胜过我们吗?”玉正风侃侃而谈,没有任何的负担。“你似乎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林浩不由得微微眯起了双眼。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玉正风跟许无心的修为,有着非常大的提升,但还没有达到能够威胁到他的地步。林浩心中所担忧的事情是玉正风们背后所在的势力,蜀山跟书宗以及龙宗,都是玄界中赫赫有名,并且成名已久的大势力了。他们具体拥有多少的底牌,这一点谁能够说的清楚?而且林浩之前还跟天井道人等交过手,虽然当时他的确有所隐藏,但蜀山所拥有的的“影迷”的确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扰。“自信来源于自身的实力。”许无心慢慢的扬起了手中的佩剑,寒光泛出了他的脸庞显得格外的冷峻。“那看来咱们今shu28.cc天势必要打一架了?”林浩挑了挑眉头,拍了拍慕容武的肩膀:“武子准备活动一下筋骨,不需要太过于苦下死手,打退他们两个人便可以了。”林浩这话说的无比的轻松,让许无心跟玉正风的脸色变得更加冷峻。“那我可要动手了哦?”慕容武双手在胸膛上捶打了好几下,兴奋的直接扑了上去。清虚级别的威压在瞬间迸发出来,铺天盖地一般朝着许无心跟玉正风压了过去。一双铜锤在他手中舞的虎虎生风,随着砰的一声响起,慕容武稳稳的落在两人中间,挥起锤子朝着他们迎面砸了过去。许无心跟玉正风如临大敌,来不及后退直接提起了手中的佩剑。可以他们低估了“混元锤”的重量,以及没有见识过清虚级别强者的战斗。在感觉到恶风的瞬间,佩剑便被慕容武给砸的凹陷了下来,毫无花哨的砸在了他们各自的胸口上。发出一道闷哼声后,两人直接倒飞了出去。林浩百无聊奈的打了一个哈欠,双手环抱在胸前靠在一颗大树上,当慕容武扑出去的瞬间,他便已经知道了最终的结果。无论是蜀山还是书宗的技能,都是以清灵巧劲为主的。但老话说聪明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慕容武一旦动起手来,便是又愣又不要命的存在。见到这样的场景,人族大军中的方正闲跟天井道人瞬间皱起了眉头。“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等起手来了?”天井道人满脸严肃的说道。“我想可能是出了我们最不想看到的局面。”方正闲紧紧的握住双拳,眉宇间都拧出了一个川字。“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曹长盛脸色阴沉的都快要滴出水来了:“怎么能在这种时候动手?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天文道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死死的盯着空中所呈现出来的场景。“林浩不应该是个如此不稳重的人,难道问题是出现在玉正风等人的身上?”曹长盛都不知道他这话一语中的。猛地转过头去看着一旁的天井道人,眼中所绽放出来的精光中夹杂了众多的杀气。同时比试空间中,许无心喝的玉正风两人重重的摔在地上,几乎是同时喷出了一口血来。慕容武收好双锤,无比轻松的拍了拍上面不存在的灰尘。“你们两个也不怎么样嘛?凭这点儿实力也敢对咱们哥俩叫嚣?”慕容武脸色都没有丝毫的变化,一如既往不着调儿的说道。